ROPE

总有一个人会翻山越岭来到你身边把你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品尝一遍并且甘之如饴

【全职】山榛隰苓云谁思

 

01

灵兽白泽,逢明主必捧书而出。故历代君主以此为豪,入林间寻而不得者几何,因此驾崩者又几何。这句话在方锐还没开蒙前,就经常能听到他父皇和他念叨,开蒙后就变成了太傅和他念叨。“太傅啊,能不能不要和我念这句话了啊。要真有这个灵兽我愿将这天下与其共享。”这时候的方锐还尚未知道自己这句话会一语成谶,否则的话,按我们皇上的成长趋势这句话估计就是,要真有这灵兽,我一定煎炸烹煮样样都试一遍。

说来也怪,人道是白泽及其通灵,但不知其嗜睡。这一代的白泽字敬言,大概是先祖望其可以为明主,怀敬仰,进忠言。在他刚成年的时候就已经感受到了及其明显的圣主之气了,但是太困了没忍住打了个盹。谁知道这个盹一打就是人间一甲子,别说当时感受到的那个圣主了,就是那位圣主的儿子都已葬入皇家陵寝了。白泽收拾收拾准备带着治世之书到皇宫的时候已是深夜了。

“来人来人,护驾!!!你怎么大半夜出现在我寝殿的!!!”方锐这时候就恨自己没在自己寝殿里安排点暗卫,这大半夜的一席白衣站在自己面前。就差把自己前几天背着母后多吃两鸡腿的事情给说出来了。“你你你,到底是人还是鬼啊。该不会是因为朕最近没有勤于政业,皇爷爷托梦来了?不应该啊,朕记得皇爷爷的画像上没这么好看啊。”

白泽此时还不知道自己找错君主了“在下白泽,特来协尔治世。”其实白泽一开始想的是把那本书给君主就行了,后来才发现,那本书在君主驾崩之后白泽还要把书带走。(官方吐槽:你们白泽还注重回收重复利用怎么的,减少二次污染?)

“看不出来,朕还是个贤明的君主啊?那太傅还一直说我不勤勉。”方锐准备明日寅时三刻就拉着白泽上书房给太傅证明。“其实在下大概是多年前感受到的气息,现下看来。吾可回。”说完白泽就准备收拾收拾回去了,反正自己要辅佐的人也已经不在了。

“不行,我都看见你了,你这是玩忽职守!”此时十六岁的小皇帝还是那个抱大腿抱得毫无压力的小家伙,虽然他长大之后把大腿也依旧抱得毫无压力。“你不许走,你走了之后我就去放火烧了你的山林!!看你出不出来。”

“为何你汝还可视?”白泽明明隐去了气息,按道理说是看不见的。“不是你自说自话的出现的吗?何况朕从小就能看常人不可视之物。又有何奇?你还没告诉朕你的名字呢。”

“敬言”“不行不行,我朝从无姓敬之人,换一个换一个。”白泽觉得要不是自己被抱住了,否则早就回去睡觉了。“吾从山林而来,那便林敬言。”知道了名字的小皇帝越发得寸进尺“那你可能好好说话,你的话比我太傅还酸。”林敬言觉得自己为何不能干脆多打一会盹,现想回去都回不去了。


评论 ( 6 )
热度 ( 28 )

© ROP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