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PE

我家对象孤鸾鸾世界第一可爱wwwww
以及,所有段子拒绝lofter站内转载!!!
no!!!!!

【全职】别人家的监护人

唔,算是对应系列?

一个正直的修厨:

意思意思at我家未成年 @ROPE


假如一方是另一方的监护人,大概十岁年龄差,请忽略实际年龄差bug反正都在一所高中没错就是这样


我果然太爱喻黄了这不是一个段子该有的字数,于是其他cp放另一篇里w


1喻黄


“我靠!”一声怒骂,黄少天在抄起键盘的下一秒意识到自己是在网吧这种公众场合,而且摔键盘什么的是不符合他五好青年美好善良并且爱惜电竞设备的形象的,然后他顶着周围人的各式目光在网吧老板和善的微笑下轻手轻脚把键盘放回去了。


黄少天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被对面那个叫索克萨尔的术士带了整场的节奏死在各种妖异绚烂的魔法下了,虽然是意外组了队发现对方技术不错耐不住手痒主动要求的pk,到现在pk了这么多场胜负基本三七分,虽然不是完全被压制,但是难得的挫败和这种明知被套路还打不乱对方节奏的感觉让剑圣大大十分不甘心。


夜雨声烦:再来再来!你还有什么战术没用的?
夜雨声烦:哥们我真是服了你了,每场pk换一种战术,虽然说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吧你这战术都不带相似的
夜雨声烦:诶刚刚那局你要是用第三场的战术本剑圣三分钟之内解决了,不过要是那样也就没意思了
夜雨声烦:我说你肯定学习特好是个学霸吧,太心脏了啧啧啧
夜雨声烦:歪,你还在吗
夜雨声烦:你怎么不说话呀?这么高冷啊?那你还陪我pk了一整天?
夜雨声烦:blablablabla……


喻文州看着那几乎是以光速往上跳的聊天对话,叹了口气,把刚打好的几个字删掉,理智地开了语音,嘴角比平时高上几分的弧度恰好地藏起他戏谑的小心思——不知道少天会是什么反应。


“少天,该回家了。”


“我靠?!”黄少天这厢还忙着文字泡轰炸呢,耳边突然炸起自家监护人的声音吓得差点从椅子里跳起来,结果一脸惨淡地往后望去却没看到喻文州半根头发,这才想起声音是从耳机里传来的,本来就吓得刷白的脸现在更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喻文州听着耳机另一边或者说隔了几排电脑的另一边,传来的慌张声响和随之而来的沉默,笑得更愉悦了,遗憾地想着不能当面看到真是可惜了。真是难为他特地来网吧逮人,虽然,这样也不错。


黄少天发誓他很想把这倒霉耳机丢到十万八千里远。


“文州你听我解释我真的第一次来网吧真的真的都是方锐他们非要约一起玩游戏结果却放我鸽子……”被家长逮到玩游戏的黄少天小朋友十分绝望,甚至没脑子的主动把网吧供了出来,却还试图挣扎地把莫须有的黑锅甩给损友们。这人太心脏了,居然游戏pk摁着他揍(差不多)了一整天才暴露自己,要是等下还不放过自己他就要闹了要闹了哼。


喻文州干脆地摘掉了耳机,下机走到还在碎碎念的自家未成年小鬼身旁,习惯地理了理他自己抓的像鸟窝一样的头发,在那人先是“卧槽你居然在网吧守株待兔”然后又撇着嘴一副“你要是教训我我就闹了”的破罐子破摔的表情里,憋着笑一脸坦然地拉起他的手走出网吧。


“回家吧,少天大大。”


回家路上喻文州买了黄少天最喜欢的那种可以拆成两个吃的冰棍,和往常一样一人一个嘴里叼着,两人走在夏天晚上充溢着草木香气的风里,无比的惬意。黄少天一看自家监护人一点要生气的意思都没有,又开始得寸进尺。


“文州文州下次继续pk!”


“好啊,你英语提一分就pk3次。”


“什么?换一个换一个,为什么不是数学满分一次就pk10次?你明明是我数学老师!”


“你数学经常满分,这不符合教育性指导。”


“你想说的是这买卖太亏不做吧!喻文州你还是我的亲亲监护人吗?快回答!”


“当然是,所以,少天大大,拿出你pk的气势刷掉英语这个boss吧。”^^


“……文州你来教我英语吧。”


“嗯?”


“要……要不是你教数学我怎么可能老是拿满分。”嘟嘟囔囔。

评论
热度 ( 188 )

© ROP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