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PE

总有一个人会翻山越岭来到你身边把你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品尝一遍并且甘之如饴

【叶蓝】你们玩战术的心都脏02

给我家帅气的蠢姐姐打 call

此间念生:

 


2 修罗场(不是)


 


#ooc预警


#习惯称呼蓝河不用本名


#涉及少量春笔不打tag,内心戏特别足的大春,我怀疑我严重ooc了umm


#我原本想一章完结,后来觉得五章,现在umm(日常疯狂打脸)


#惯例at债主 @只偷看不产出的君白 


从饭店透出来的暖黄灯光柔和了叶修的五官,连发梢都显出朦胧蓬松感,他就站在那,烟雾和光晕的修饰下连平时自带的三分嘲讽都失了干净,无害极了。


 


春易老对上叶修的视线,仅有的两分酒意也荡然无存,他很清楚眼前的人才不是什么无害的小动物,至少叶修当初说要买下蓝桥春雪和蓝河的账号卡时,可不是这么个样子。一旁的入夜寒也看着叶修不发一语,一时寂静,只听见醉了的笔言飞不成字句的嘟囔。


 


最终还是春易老先打了招呼,打破了莫名其妙有点危险的空气——“叶神,好久不见。好巧啊,也来这吃饭?”


 


巧你大爷!一个城西一个城东的,再说蓝桥才回来就遇到你,叶修你就说你是不是在我们蓝溪阁安了眼线了,不对,兴欣当然也在蓝溪阁安插了“战略性人员”,蓝桥回来的事当然是各公会都知道了,所以叶修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是这家店的?你还有蓝桥专用雷达侦测器不成???春易老不停腹诽着,虽说一年前他硬着脾气死活没把蓝桥春雪和蓝河两张卡卖给叶修,但经过那次“谈判”,他见到这尊神还是有点怵的。


 


“哟,大春,好久不见,是挺巧的。”叶修懒洋洋举手打了个招呼,连个客套都没有就直入主题了,他看了看春易老架着的蓝河说道,“小蓝回来了啊,哥看你们两个人架三个也挺累的,你们这是回蓝溪阁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哥帮你们扛个怎么样?”


 


卡都没让你拐走你还指望把人直接拐走吗?何况蓝桥现在一副反抗能力为零的样子,想都别想。而且我们很熟吗?大春是你叫的?叶神你死心吧,就算你套近乎我也不会把蓝河交出来的。春易老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护崽儿似的架着蓝河和笔言飞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入夜寒也十分配合地往后,还隐隐挡在了蓝河前面。


 


“叶神客气了,这离蓝溪阁也不远,我们已经叫了车,就不麻烦叶神了。”


 


“巧了,我也叫了车,就在那边,小蓝回来哥还没来得及请他吃饭,当是先给小蓝接风了。”叶修像是料到春易老的话,早注意到他们还没来得及叫车,指了指马路边的两辆计程车,说道,然后掐了手里燃尽的烟投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


 


春易老只想掩面,一边腹诽着“我错了,我怎么能指望这尊神要脸”一边想有没有其他办法,其实叶修话说到这份上他再拒绝就不太好了,何况叶修到底还算是前辈。虽然也列不出理由一二三,但他就是不想看着蓝河就这么被拐走,可能是看蓝河之前被欺负的多了,或者,单纯的还不够信任叶修,总之当然不是因为叶修抢了他们蓝溪阁多少多少boss。嗯,没错。


 


春易老抿紧了嘴,突然想到架着的笔言飞,眼珠一转默念了句抱歉,把笔言飞推向叶修那边,对叶修说道:“那真是谢谢叶神了,既然要帮忙就麻烦叶神照看一下这家伙吧。”


 


春易老还没来得及在心里嘚瑟一会叶修就已经把人又推回来了,轻飘飘一句:“换一个呗,这哥们太重了,哥战五渣扛不动啊。”


 


我错了脸是什么不存在的下限是什么不存在的这人比城墙都难打啊有什么能整到叶修的请给我来一打好吧我知道这就和让黄少沉默寡言一样不可能你们玩战术的心都脏啊叶神我们喻队可不能和你比不怕心脏有文化就怕心脏没下限叶神我有三个字想写出来贴你脑门上好吧我不敢。


 


春易老一时被叶修的不要脸给震惊到了,愣愣接住笔言飞,脑内闪过无数弹幕就是没一条敢说出来。倒是一直安静看着的入夜寒此时打算把绕岸垂杨往叶修那边推了,谁知叶修动作更快,上前两步拉过蓝河就把人抱怀里了,末了还说:“哥还是觉得小蓝抱着比较舒服。”


 


喂喂喂,虽然不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但好歹也有一双两双眼睛看着,两个人三个醉鬼在场呢?!叶神求求你要点脸成不成!春易老和入夜寒虽然见过叶修不要脸的时候,但这样的暴击到底是第一次经历,两人一时语塞半个字都吐不出来,到底是厚脸皮没到叶修的段位,只得装作没听见,憋着股气一个架着一个跟着叶修走向路边的计程车。春易老觉得某人阴差阳错错过了这一年,似乎进化出了奇怪的属性。


 


“别是憋一年憋出毛病来了……”跟在叶修身后不远和入夜寒并排走着,春易老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入夜寒有一瞬间想笑,却咳嗽了两声掩饰过去了。


 


临上车,问题又来了,叶修的意思是他和蓝河一辆车,其他四个人挤一辆,春易老则表示还是他和蓝河叶修一辆车,入夜寒和其他两个醉鬼一辆车,不然就太挤了。


 


“大春你把两个醉鬼都扔给入夜寒他怎么照顾得来?”叶修试图从人道角度进行劝诱。


 


“我相信他的能力,叶神咱们还是赶紧上车吧。”春易老笑了笑并不为所动,后面的入夜寒像是为了证明他说的话动作十分利落地把笔言飞塞进了副驾驶位,然后自己和绕岸垂杨坐进了后座,两下关门声格外干脆。


 


“这算不算老板压榨员工啊,啧啧大春你良心不会痛吗?”叶修看着这一幕也是难得无语,咂咂舌吐槽道。失算失算,早知道喊三辆车了,主要也没想到春易老笔言飞他们还特意从g市赶过来。叶修不无遗憾地想着,然后扭头对春易老说:“大春你坐副驾驶?”


 


“还是叶神坐副驾驶吧,怎么说蓝桥也是我们蓝溪阁的人,还是我来照顾,不麻烦叶神了。”春易老看着某个心脏∞的家伙毫无自觉地说别人心黑,心里直想翻白眼,都到这时候了还想着和蓝桥独处,叶神你怕是还没醒吧?


 


……最终三个大老爷们一起挤进了后座,仿佛还醉在梦里的蓝河被夹在了中间,春易老和叶修两个人各自扭头看窗外一句话也没说。


 


坐在中间的蓝河却是相当难熬了,他本来就在被叶修拉进怀里的时候醒了点,意识到撞上的是叶修就更是吓得醒了一半,可惜酒精荼毒的脑子还是反应迟钝中,再加上信息量巨大压根就转不过弯来,干脆选择一路装死,现在在车里身边两个人都不说话,他一边注意着不让自己倒下去一边混混沌沌地理着思路。


 


叶神怎么知道他们在这的?大春什么时候和叶神这么熟了?这两人什么过节这么剑拔弩张的?总不能因为叶修抢的boss太多了吧,呃,突然觉得不是不可能,想想十区的时候,他这一年不在,还真不知道叶修干了啥……说到底叶神为什么会来?说是给他接风,可是他不过是十区开服的那段时间和他有过接触,后来去过兴欣一段时间,碰过几次面,这样一个说不上熟不熟的人,有什么值得叶修跨了大半个城来接人?他现在倒宁可相信叶修是碰巧在这又碰巧遇到打算好心帮个忙了,毕竟那人虽然嘲讽了点,有时候让人恨得牙痒痒,实际上却很温柔,对后辈也是爱护有加不吝指导,他在兴欣公会的时候见识了不止一点。


 


蓝河觉得酒精又开始发挥作用了,脑袋里什么想不了,啤酒里麦芽的苦涩从喉间和味蕾深处漫上来,像浪潮一样堵得人喉咙发胀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从牙龈到舌尖俱是一阵阵泛苦发麻,喉咙往下五脏六腑都像浑浑噩噩地搅在一起,胃酸不断上涌。


 


蓝河喜欢叶修,是他离开蓝溪阁以前就自己意识到的了,只是藏得很好罢了。叶修身边有很多人,而且都是很好的人,可靠的队友,优秀的后辈,十年如一日的对手,跟着一起怼天怼地的损友,他身边的人很多,即使这个人从神坛走下来,他依然是人群里最耀眼的那个存在,荣耀这条路上,他就是无数人头顶那片星空。叶修就是荣耀本身啊。


 


蓝河这个人对叶修而言是什么呢?蓝河无数次想过这个问题,即使是离开电竞的那一年里,也总是不受控制地想起,偶尔在电视上看见叶修时,盯着账号卡发呆时,被大春和入夜寒他们吐槽叶修又干了什么“坏事”时,即使远离了,那个人还是和荣耀这个游戏一样,如影随形,叶修和荣耀这两个存在已经是蓝河生活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


 


可是蓝河对叶修而言是什么呢?不算熟的熟人,隔壁战队的公会主力……好像都不够确切。


 


蓝河后来想,大概就是有个人从很远的地方纵马而来,风尘仆仆却一身的潇洒恣意,携了大漠的沙土气味和烈日的灼灼温度,勒马停在你面前时扬了你一身尘土,却在马儿的嘶鸣中笑得浑不在意,还要拿他身后万千精彩的故事跟你换一壶酒喝,可你故事没听完,余下的半壶酒尚且温热,那人却策马扬鞭要继续浪迹天涯了,你被他离开时的架势弄得灰头土脸气得跳脚,却又知道留不住那人一丝一毫。


 


对,就像做了个微微偏离轨道的梦,醒来后一切又回归正确的轨道,那人还是在他不可及的远方。


 


蓝河觉得头涨得厉害,好似喝的酒都灌到脑子里去了,太阳穴一下一下跳的他脑仁疼,要倒下去前他倒还记得看了看倒向了春易老那边。


 


春易老原本察觉到了,正打算让蓝河靠得舒服点,然而他手臂还没伸出去,旁边的叶修长臂一揽却动作轻巧地把蓝河的头靠上了自己的肩膀。春易老有一瞬间很想掐死这个男人。


 


之后一路无言,等到了蓝溪阁,又是一个架一个上了宿舍,春易老还没把笔言飞丢床上就急急朝蓝河房间去,恰好碰上刚出来的叶修,倒是有些惊讶,他还以为要逮到某个人……咳咳。


 


“哟,这是上演哪个频道的八点档啊。”叶修看着笔言飞被一路拖来却还本能两手扒着春易老腰不放,偏偏春易老还一副看似镇定的样子不由失笑,刚想再点支烟,打火机拿出来却又放回去了,就剩支烟夹在指间。


 


春易老黑着脸狠狠给了挂在腰际的某人的脑袋一拳,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叶修又说:“诶,你和那支笔明天就回g市了是吧,毕竟g市那边也是蓝溪阁主场,小蓝倒是一直在这边的。”春易老开始严肃的地思考吧蓝河调去g市的可行性以及找人给叶修套麻袋的可行性。


 


“行了,哥先回去了,你回头再见着文州帮带声好。”叶修没多停留,越过春易老两人就下了楼,夹着烟的那只手举起来挥了挥,和之前饭店门口一般模样。


 


问你大爷的好,你们在职业选手群还缺乏交流不成。春易老看着叶修的身影消失在楼梯转角,一脸冷漠,然后地揪着笔言飞的半边脸往上提:“爪子再不放开就剁了。”


 


酒醒了大半的笔言飞讪讪松了手,嗷嗷叫着让春易老放开他的俊脸,笔言飞觉得他家大春真是越来越暴力了。

评论
热度 ( 189 )

© ROPE | Powered by LOFTER